文/七崎良輔;譯/游韻馨 這個社會缺乏對於像我這樣的同性戀的知識,因為沒有足夠的知識才無法理解,因為缺乏理解才有偏見,因為有偏見才會歧視。我真的無法改變這樣的社會嗎?若將社會現狀當成前提而限制自己的行動與作為,這個世界無論過多久都不會改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