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譯/林金源 我被分等,故我在。 ——卡羅.史純格(Carlo Strenger),《渺小恐懼症》 就記憶所及,喬(化名)一直知道自己將來要當醫生。習醫不只是家族傳統的延續,也體現成功的一切樣貌。她在學校用功讀書,犧牲派對和交男朋友,熬夜準備考試。頂尖的成績確保她進入墨爾本的頂尖大學,開啟六年的大學之路,和接下來的八年麻醉專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