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全世界繼續利用香港吧,有這樣的作用已經很好——專訪《我們的最後進化》作者阿木

文/愛麗絲 「坦白說,雨傘運動後期沒什麼可做的,只是每天都待在佔領區裡,你也知道終有一天是會被清場的。當時我們幾個大學同學去吃鍋,覺得記錄每天發生的事情挺好,也滿幸運找到出版社幫忙,」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的阿木,曾當過一年記者,從自己與朋友的人脈裡,招攬幾位志同道合的媒體工作者組成「傘下…

社會運動有賺有賠,療傷止痛不期不待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im Fischer 文/怪熊 港府一個不小心,本能連消代打「挺」過的學生抗議,在天橋與大樓間燎原,演變成大規模市民運動。從中環到銅鑼灣,零星自發的港民與有組織經驗的運動者,「串謀」出六、七處聚集點,任憑港警橡膠彈和催淚彈齊發,天瀑雷雨,人潮散了又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