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考試結束的這陣子,《國語日報》上天天都有關於考試的新聞。平常很喜歡寫東寫西的小狗哥哥其實很不喜歡看到關於考試的新聞,他覺得一直討論考試方式的事情實在很無聊,他寧可多跟福爾摩斯相處一下,比較開心。但是某天放學後他一看到我就問:「為什麼我有好多同學在補習寫作文?要怎麼教啊?不會很奇怪嗎?我覺得我的同學好可憐,什麼都要補⋯⋯為什麼?」 完整文章
文/馬尼尼為 在《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裡,媽媽對小企鵝大吼之後小企鵝全身都散掉了,媽媽把散落各處的四肢找回來、縫回來,還向小企鵝說對不起。 這本書讓身為母親的我看了,覺得悶悶不樂。 事實上,走在路上常會撞到很多媽媽當街對小孩大吼,還沒當媽前非常不能理解,覺得這些媽媽的 EQ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