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當一個稱職的作家就必須活躍地寫下去,不能有瓶頸──島田莊司訪臺十個問答(下)

現場口譯/張東君整理/林宣瑋、何宛芳 ►►►續上篇:用新科學手法寫小說,有機會得到比福爾摩斯更大的突破──島田莊司訪臺十個問答(上) 5. 關於老師的寫作習慣,是先想好大部分的細節才動筆?還是規定自己每天產生一定字數?在您創作生涯裡,這作法又有沒有改變過?另外,老師喜歡在什麼樣的環境下寫作?必須是很…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當平行世界也無處可逃

「可能性があるよ」,《青之燄》(アオイホノオ)裡的漫畫週刊編輯這樣對渴望出道的投稿者說。可能性啊是有的哦。 單看字面堪稱廢話。有人說「可能性這東西你我身上都多得數不清」1,成敗向來繫於造就你我的社會條件的多、意志撐起來的少,只是偽善的話語交給一心成名的耳朵來聽,儼然值得賭進當下一切,即便當下一切微微…

更巧妙的解答,更聰明的線索安排──專訪美國本格推理出版者約翰‧帕格邁爾

採訪‧整理/林斯諺 約翰‧帕格邁爾(John Pugmire)是當今美國重要的本格推理小說出版者、推介者、譯者以及研究者。華文推理小說作家特別爭取到訪問機會,與他暢談本格推理小說。 本格推理過時了嗎? 很多人認為本格推理已經過時了,你在〈本格推理的頌歌〉一文中反駁這種說法。你認為影集《幻術大師》(J…

【維斯塔愛看書】《勇不放棄》:傳達人道價值的普世精神

對於從小就夢想當科學家的我來說,想當科學家除了想要發明很厲害的東西來改變世界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對於諾貝爾以及諾貝爾獎的憧憬。 但一直到去年十一月,我造訪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老城區大廣場北側的諾貝爾博物館(Nobelmuseet),才真正有機會得以理解有關諾貝爾獎、歷來諾貝爾獎得主和阿爾弗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