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乍看之下看不懂的故事,可能說了什麼?從兩篇漫畫談起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任正華短篇〈造訪者〉〈鬥魚〉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大多數情況下,俺會鼓勵閱聽者在閱聽作品時發揮想像力、自由解讀,尤其是在面對表現手法不那麼直接、不怎麼好理解的作品時,培養這種放膽自由解讀的能力相當重要,因為如此一來,閱聽者會獲得一個其他閱…

她處理這些主題的手法,與男性漫畫家有很大的不同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葛雷易克(James Gleick)的《我們都是時間旅人》(Time Travel : A History)書中,提及「創作」與「閱聽」之間的「時光旅行」──創作者的思索,「現在」創作之後就會成為「過去」,而閱聽者在「未來」閱讀的時候,又會回到創作…

連載時沒有劇本,沒有人知道我下期要畫什麼──專訪任正華

文字/任正華;筆訪、整理/犁客 八零年代掙出名號的台灣漫畫家中,任正華是個異數,無法用一分為二的「少男/少女」漫畫來定義她的風格,也很難簡單用「神怪」、「恐怖」等等分類來將她當時發表的作品歸類。 任正華以長篇作品《修羅海》正式出道,作品主題清楚完整,雖是初次創作長篇,駕馭故事的能力已早早展現。爾後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