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這個時代是一個反語的時代

文/言叔夏 搬家的時候丟掉太多東西,這屋子如今連一根湯匙也沒有。我不知為何會發狠丟掉那些鍋碗瓢盆,像把整座生活都丟棄,卻一直留著那幾盒舊信。信封裡的卡片雪花其實都是棉絮,有些寫信的人還在,生活裡像一同走一條鋼索的人,人與人的關係真是微妙,冷不防咚一聲掉下去,好像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只剩下繩索微微顫…

「我不想再當媳婦了。爸爸、媽媽,真的非常抱歉。」

文/金英朱;譯/劉小妮 這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交給公婆一封不再當媳婦的辭職信。那時正好是中秋節前兩天。這個想法並非長時間深思熟慮後做的決定。其實當時的我,在某種程度上早就擺脫了所謂媳婦的過節壓力。但越靠近中秋節,我還是會感受到一股小小的壓迫感。在那一刻,我突然連這種壓迫感也想通通擺脫。當然我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