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在中陰》,讀來如此哀傷。 哀傷,不只是喪子之慟,不只是林肯總統夜訪墓園,開棺撫視愛子,如此深情不捨。墓園裡處於中陰身的亡魂,包括剛逝世的,林肯總統的兒子威利.林肯,不知道或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亡,認為只不過生了病 ,夢想返回原來生存的世界。小說出現無數次的「養病箱」「養病車」「養病屋」等詞,他們自認為在養病,盼有病癒的一天。 完整文章
側記/尤騰輝;攝影/謝定宇 陳德政在他今年的新書《我們告別的時刻》回顧了青春期的九零記憶,邁入四十不惑的階段,他形容人生並非電影,走到生命中場自然想回頭望,如同他鍾愛的導演王家衛所言:「前進的唯一方式是記得自己的過去。」 完整文章
何穎怡是我尊敬的翻譯前輩,前不久見她在臉書上大冒肝火,原因是她手上正在審閱的一本書,譯稿糟到讓她氣得想摔鍵盤,她說: 很多時候,事不關能力,關乎你的敬業態度。更慘的,有時只是邏輯能力。複數翻譯成單數,過去完成式變成過去式,你只要上下文理一理,就知道你的翻譯有邏輯矛盾。 究竟有多少譯者想過「一本書是作者的智慧結晶、心血」,到了你的手上,變成智商、智慧、文筆都付闕如的垃圾,你對得起作者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