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有某些人值班的夜晚,那個護理站就特別雞犬不寧

文/阿布 距離畢業的時間愈近,面目相仿的日子就過得愈快。值班將兩晝一夜連結成過度漫長的一天,等到離開醫院時,已經是第二天的黃昏了;日子的腳步,似乎又往前跳了一大格。我完全不記得內科是在怎麼樣糊裡糊塗、稀里呼嚕的情況下結束的,一晃眼就到了最後一次值班了。除此之外,整個大內科就像是學生時代拚完整整兩週期…

不只避開禁忌食物,值班醫師各有「保平安偏方」

文/吳明瑞 值班,一直是身為醫師難以揮去的夢魘。以前在高雄榮民總醫院擔任住院醫師時,每個月值班約十天,我必須先聲明一下,當時沒有勞基法保障,沒有法定工作時數的限制。我們住院醫師前一天晚上值完班之後,隔天是繼續上班的,要請假休息就得找其他住院醫師代班,不過每一個住院醫師都很忙,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人力吃…

請問醫師:凌晨值班時接起電話,如何保持腦袋清醒呢?

文/蓋瑞 常常會有人問我們,值班時假設在凌晨接起電話,是如何保持腦袋清醒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很遺憾的,這個問題的前提就錯了,誰說值班醫師接起公務機的當下,腦袋一定是清醒的呢? 連續工作後小憩片刻,然後沒多久被電話叫醒,這種時候腦袋要百分之百清醒的難度,簡直媲美公立高中讀三年然後學校運動服不能有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