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為了製造刺蝟,有時你得養珠蚌,有時你得當蒼蠅

好的文章如同一隻刺蝟,每個讀者也都能從自己的個人視角,看到銳利而明確的一面,而最柔軟、深情的部位,只有作者心知肚明。 從編輯人的角度來看,董成瑜《華麗的告解》與房慧真《像我這樣的一個記者》先後出版,提供新聞業界許多值得討論的課題。 其中,「採訪力」應該是第一課吧,因為她們不只展示高超的採訪技法,更無…

【康文炳的編輯檯上,和檯下】寫人的人:特寫片段的董成瑜,寫盡一生的房慧真

人物特寫是一種「定位寫作」,不同於傳記企圖「寫盡一生」,在三、四千字的雜誌報導稿裡,一位寫作者只能汲取人物生命的片斷──不只是時間的片斷,更是性格面向的片斷。 這種片斷不難捉摸,但卻充滿了不確定性。它不隨機,但呈現的面貌卻是多樣的組合。 當我們反顧自己的人生就不難理解,對複雜的生命要「一槍斃命」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