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長文(唐獎教育基金會董事) 二○一四年九月我聆聽了唐獎法治獎第一屆得主、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思的兩場演講。 薩克思以溫柔的語調,娓娓回憶南非爭取民主與法治的艱難歷程。他不時地以只剩不到半截的右臂,舉起那片空袖,我忽然覺得,那被政府特務炸彈炸掉的手臂依然存在,那空袖甚至比巨人的手臂還要強健,就是那空袖,一點一點的舉起了南非民主與法治的希望。 完整文章
文/賴英照(中原大學專任講座教授、司法院前院長) 記得是小學三年級,有一天中午放學,我們一群打著赤腳的孩子,沿著校門口右手邊的泥土路,蹦蹦跳跳地趕著回家吃飯。我顧著和同學聊天,一不小心踢到一塊凸出地面的石頭。好痛!蹲下一看,左腳的第二個趾甲整個翻了上來,血流如注。忍痛拐到家門,母親幫我把傷口洗乾淨,抓一把香灰敷上去,再撕一塊布綁起來。過幾天居然也好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