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張大春〈致中閔書〉用的典,其實有點⋯⋯

這兩天我的臉書同溫層,又因為張大春寫給管中閔的〈致中閔書〉而熱議,姑且不論其牽涉的校長遴選等等政治紛爭,〈致中閔書〉開頭引用了古文八大家之一的蘇轍〈上樞密韓太尉書〉這篇文章,這篇文章也被當成「汪洋澹泊」的蘇轍古文代表作。 不過即便這篇文章寫來是縱橫捭闔,但考察其寫作背景與脈絡,卻難免招致馬屁之譏。一…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找文壇大大掛名、找冏星人說書──古人怎麼辦新書發表會?

上星期我有機會跑去台北國際書展,發表自己的新書《來亂》,除了趁機作亂一發,也在發表會和聽眾分享了古代的新書發表會實況(最好古代也有新書發表會啦)。 說真的,漢代以前的竹簡時代,書要大量複製非常困難耗時,但相對於現在賣不掉的書在倉儲佔庫存,或被銷毀打成紙漿,在竹簡時代焚書毀書卻相對容易。大家都知道秦始…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早夭才子的感傷記事

即便過了幾個星期,才女作家驟然離世的消息仍然在臉書、在媒體被鋪衍,被轉載。發表會或訪談影片、小說的書影、斷片、分明是八卦雜誌胡掰瞎謅的想像⋯⋯讓整座動態牆鏡面瘢痕斑駁。 我們無法接受的何止是早逝殞落的生命,更是對無以逼視的才華光暈傷弔與惋惜。無論對讀者或對文學史而言,只留下這部作品真的太少了,真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