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死刑、罪,與罰──關於《十三級階梯》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三上純一在二十五歲時與另一名同齡青年在餐廳起了衝突,因傷害致死被判刑兩年,不得緩刑;他在獄中沒怎麼惹事,但也不算模範囚徒,例如他拒絕了可以為自己塑造悔過形象的宗教輔導,不過,刑期剩下幾個月時,三上獲得了假釋的機會,他自己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出獄後的…

「在真實人生的審判舞臺上,有罪推定仍舊是鐵則」

文/李茂生 一九九五年,徐自強因涉嫌與其餘三名共犯共同擄人撕票而被起訴。此案嫌疑人之一黃銘泉,逃亡後死於泰國,其餘二人陳憶隆、黃春棋均被快速判處死刑定讞。徐自強本來逃亡在外,於其他被告一審被判死刑後,一九九六年由律師陪同投案。往後長達二十年間,徐自強一直堅持自己無罪,直到二○一六年十月,終於等到了最…

DNA 鑑定雖然是理性科學,也可能導致冤獄!

文/森炎 所謂DNA 鑑定,是利用基因的DNA 鹼基序列之多樣性,來進行人身鑑別。 將DNA 應用於人身鑑別的想法,來自於原本在一九八五年,英國遺傳學者艾列克.傑佛瑞(Sir Alec John Jeffreys)的發現。他注意到DNA 在鹼基序列的重複次數上每個人均有明顯的差異等,遂開始想到可以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