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
文/李永適 胡岡谷地蘊藏了大量的白堊紀琥珀化石,但當地長年內戰、瘴癘橫行,難以與世人見面。     三年多前,中國地質大學的年輕古生物學者邢立達第一次發給我看他從緬甸取得的一批新標本照片時,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那是第一次在琥珀中發現疑似恐龍生物。在其中一件較容易辨認的照片中,一隻古鳥類纖細的爪子上還能清晰看見鱗片。「多少年前的?」我問他,「大約1億年,」他在線上說。 完整文章
人懂得比自己以為得少,這某意義上是知識分工的正常結果,但會在一些地方讓人做出爛判斷,在《知識的假象》裡,認知科學家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說明哪些方法可以幫我們舒緩這些問題。這本書容易讀,大部分篇幅都在描述平鋪直述的心理學實驗,就算通勤中無法全神貫注也能讀得順暢。不過需要偶爾停下來注意一下作者介紹目前這個實驗是為了證明什麼東西。 完整文章
文/珍妮佛・道納、山繆爾・史騰伯格 有些科學家可能會利用CRISPR來創造以前從未存在過的突變生物,其他科學家則是將CRISPR應用在讓原本消失的生物復活,這種做法就名副其實的稱為「去滅絕」(de-extinction)。早在CRISPR問世前幾10年,這項工作就已開始,而基因編輯只是科學家希望讓這項計畫成真的一個可行方案。 完整文章
文/森炎 所謂DNA 鑑定,是利用基因的DNA 鹼基序列之多樣性,來進行人身鑑別。 將DNA 應用於人身鑑別的想法,來自於原本在一九八五年,英國遺傳學者艾列克.傑佛瑞(Sir Alec John Jeffreys)的發現。他注意到DNA 在鹼基序列的重複次數上每個人均有明顯的差異等,遂開始想到可以將此原理應用於個體辨識上。而這個原理本身,則可以追溯到詹姆斯.華生(James Dewey 完整文章
文/羅布‧奈特、布蘭登‧波瑞爾 我們都知道,人類是兩足行走的動物,具有理性而高貴、無限的天賦,是萬物之靈,但我們時常連一句商品的使用同意書都不看,只檢查外盒而已。現在看看你剩下的那一部分:數兆個生活在你的眼睛、耳朵,以及把你的消化道當成豪宅居住的微小生物。那些在你我體內的微生物世界,有可能重新定義我們對於疾病、健康和自身的了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