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託人面向他,說:「我的妻子必須渴望結束我們的婚姻」

文/史蒂芬妮.史考特;譯/劉曉米 海太郎穿著他的襯衫坐著,領帶整齊地折好擺在旁邊的書桌上。一杯咖啡氤氳的煙氣裊裊攀升,他正翻閱新接案件的檔案夾。對象是一名家庭主婦:三十歲,棕眼、棕髮、中等身材。喜歡起司蛋糕。 他邊抽出一張東京地圖按地址找到她家,邊瀏覽她的每日行程。記下她喜歡的交通路線,並仔細規劃他…

在海太郎捲入我母親生命的那個年代,分手師在日本尚不常見

文/史蒂芬妮.史考特;譯/劉曉米 皿島是個美麗的姓氏,一個如今只屬於我的姓。我並非出生就姓皿島,但我選擇這個姓,因為它曾經屬於我母親。 按慣例,在遇見某人時,我們會先說明自己是誰,打哪兒來,因此無論你理解與否,你都已經知道我是誰、我的故事。看仔細了。細細看入你內心最深的角落,並且翻找掩埋在底下的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