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定騫 我沒有想過,掉了一本書會讓我心裡不對勁了好幾天,不時想著它的下落。 儘管知道它不會回來了,還是有種放不下的、不甘願的遺憾,不知道是不是我還沒有讀完第二遍的關係。 最近初老的體悟有二。 一是身體各功能程度下降幅度劇烈。 以前即使是稍長距離的交通移動,也可以一直看書,而且少有不耐。但前兩個月從日本飛回台灣不過兩三小時,儘管機上有免費的院線片可看,我依舊不時側身,坐立難安。 完整文章
文/劉定騫 青少年時期,我時常和我的蠢貨兄弟們一起騎單車在小鎮的馬路上閒晃。 「喂我找到一家剪得很不錯,可以跟阿姨說前面要留多少。」培仔這樣說。 「真假?多少錢?」 「一百二,只貴二十啦。」 我放開雙手靠著平衡感騎車,從口袋掏出皮包看了看,說:「走了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