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為抗議勞基法修惡的絕食勞工而作〉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時間在你們手裡一週八天,一年六季你們是上帝,而我的肋骨和脊椎已經被你們統統收去 我現在沒有時間了我會在駕駛的時候睡覺看護的時候夢遊蹲馬桶的時候吃便當抽菸的時候抱小孩而你們在開會的時候數錢度假的時候數錢打炮的時候數錢 其實根本不用數榨汁機的鉛管會直接通往你們家裡的保險箱 完整文章
文/ 黃海樹(황해수);譯/ 楊爾寧 韓國人對待從事服務業的人,就像對待僕人一樣。每當我看到這種事情,都會想跟他們說:「如果這麼想被侍奉得像國王一樣,乾脆直接雇用一個隨從或祕書算了。」把這些事情寫進書裡的理由,除了明白這個社會的不正當認知以外,更想忠實地記錄下社會青年在受到不合理待遇時所感受到心境。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台灣,如果客人拜訪公司,幫忙倒茶水的通常是助理小妹,或所謂的基層人員。好幾年前,為了辦理依親簽證,我在台北和瑞士商務辦事處的副主任相約面談。他親切有禮地幫我檢查文件,還問我想不想喝咖啡。我以為他會指使台籍雇員做事,沒想到是副主任自己上場,親自端來一杯熱呼呼的咖啡,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