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雖不是童話、小說,但把事實安排得生動活潑,讓人印象深刻,文學的融入是必要的⋯⋯

文/陳衛平 我一直希望《寫給兒童的中國歷史》能夠達成這樣的理想: 讓小朋友、大朋友都知道一些他們尚未出生之前,中國發生了些什麼事情,那些事情又為何與自己相關。並且透過這些敘述,能使讀者在現實世界裏體會出生存的意義。換句話說,那些具有典範意義的人、事、物,將融會凝聚成為人處世的倫理座標,幫助我們別嫌疑…

再怎麼孤僻的心情,透過閱讀,都是能讓人了解的啊。──張文薰談中島敦及其作品《山月記》

文/犁客 「戰時的作家最讓我感興趣的一件事情是:他們用哪種創作來回應世界?」張文薰如此說明,「如果他們寫了向體制獻媚的文字,會是真心的還是虛與委蛇?如果他們不寫某些作品,又代表他們是怎麼看待那個時局?」 在臺大台灣文學研究所任教的張文薰,中學時期開始對閱讀產生興趣,「意識到自己喜歡閱讀,應該是讀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