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淑雯 光復後不久,王添灯省議員在議會質詢戰後留在倉庫的物資去向。 「倉庫裡的米、糖、樟腦到哪裡去了?」 大家都知道,這些東西早被偷運到大陸出售,鉅額貨款也早已由貪官汙吏們分贓。 可是物資局長卻毫無羞恥地回答: 「全都被盜了。」 王議員又問: 「專賣局倉庫裡的七十公斤鴉片到哪兒去了?」 專賣局長也面不改色地說: 「被白蟻全吃光了。」 完整文章
文/秦嗣林 伍叔叔本名叫伍思翰,江蘇鹽城人,雖然他是南方人,可是身高超過一米八五,魁梧得像一座鐵塔似的。伍叔叔在父親的建材行擔任搬運工人,從小我就看著他駕著滿載水泥、木料的三輪馬達貨車,鎮日穿梭各個工地。他力氣大得出奇,一口氣能扛三包水泥,當他站出來,活脫脫就是水滸傳裡的草莽英雄,所以父親都管他叫「大漢」,他則叫我父親一聲「三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