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凌淑芬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震耳欲聾的鼓聲追著他不放,如影隨形,無論他怎麼跑都甩不掉。 他狂亂地疾奔著。 呼──呼──呼──呼── 刺耳的風聲加入鼓聲中,太吵了!好吵。安靜一點。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安靜才是安全,安靜才不會露出形跡,安靜才有生存機會。 他拔腿狂奔。 神智昏昧,迷亂。 他在哪裡? 痛,四肢百骸的痛……該死的痛……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完整文章
六月中《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上映時,我臉書動態上充滿《侏羅紀世界》文,不過我還是堅持不花自己的錢去電影院看,因為這部違背廿年來所有恐龍研究進展的電影,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跟賣地溝油沒有兩樣。 有人說,不就是娛樂而已嗎?此言差矣,當初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1942-2008)創作《侏羅紀公園》(Jurassic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午夜時分他來到船頭,望向微風中緩慢移動著的黑夜。艙裡的笑鬧與喧囂漸漸隱去在淡漠的夜色裡。皎潔的月光在河流上照出了一條明亮的水路。而岸邊持續傳來各種鳥獸的鳴叫,此起彼落。那使得亞馬遜河岸的遠處更形朦朧深沉。 「累了嗎?」阿爾貝托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在想什麼?」 「沒什麼。」 的 「想女朋友?」 他笑了笑。「我不像你整天只想著女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