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野 高壯的數學老師走進了教室,最前排最右邊的班長座位是空的,所以是由副班長代替班長喊了有氣無力的「起立、敬禮、坐下」,同學們心不甘情不願的齊聲喊「老師好」,就像秋天捲起滿地落葉的風,落葉終究會落下,然後一切靜悄悄。行禮如儀,有多少真心只有天知道,這便是我們一路成長的教育現場,也是我對體制內教育產生懷疑的開始。 完整文章
文/馬拉拉·優薩福扎伊、派翠莎·麥考密克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們家裡總是擠滿了人:鄰居、親戚,以及我父親的友人──還有川流不息的堂或表兄弟姊妹。就連我們搬離窄小的第一棟房子,而我好不容易擁有「自己」的一間臥室後,那間臥室也鮮少是我所獨有。總是會有一名表親睡在房間的地板上。這是因為帕什圖法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殷勤好客。身為一名帕什圖人,你家的大門永遠都為了訪客而敞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