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班奈黛特.羅素;譯/李亭穎 善意可解決武力所不能。 普布里烏斯 ·西魯斯(PUBLILIUS SYRUS) 大家都希望世界和平,沒有人喜歡爆炸或戰亂逃命的新聞畫面。浪費在打仗的錢,不如拿來改善教育、環保和健保,花在任何事情上,都比花在殺人的子彈和炸彈上值得。 可是戰爭好像永無止息,甚至被合理化為人類行為,我們無奈接受,還要隨時做好自身防禦。 一定要這樣嗎?我不相信。 完整文章
口述/王小傑;整理/吳莫莉 作為社會線的記者,工作的現場就是犯罪或者災難現場,那是社會上最黑暗心碎的地方,我卻會在那裡,看到滿滿的善意。 跑災難現場時,不分媒體,大家都會拉對方一把。颱風、山崩、土石流的採訪現場,沒有互相幫忙,根本不可能完成工作。 完整文章
文/瞿欣怡 我有幾個好朋友,是在媒體圈認識的。在那個競爭激烈的行業裡,我們因為同樣熱愛棒球,所以變成很要好的朋友。雖然很多人討厭記者,但我們一直努力工作,並且努力尋找自我。有次,我們到花蓮七星潭看海,一起對著大海吶喊:「我們要成為溫暖的笨蛋!」那是我許過最好的願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