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小豬、唐祖湘、楊育禎  攝影/林茂盛、楊育禎、蔡孝如 台北霞海城隍廟 ◆ 台北市 位於大稻埕老城區的台北霞海城隍廟,自1821年從名為霞城的福建泉州府同安縣下店鄉,隨先民渡海來台落地生根,成為台北城的守護神,百年來不少台灣商賈曾在這46坪小廟裡的雞母穴發跡,致事業興隆。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小時候,父親老愛笑我是鄉下人。 「鄉下人」這詞在我們家不是用來罵人或責備的,反而更像是又氣又好笑的寬容,帶著一點疼惜。鄉下人比較容易被占便宜或不知變通,只會自己埋頭做,自己生悶氣。 在紐約住了這麼多年,總是儀容整齊地忙出忙進,在外人眼中我十足都會人的模樣。但是鄉下人與住在哪兒或做哪個行業無關,那是一種性格。骨子裡我其實真的是個鄉下人。 完整文章
文/東京碎片 絆(きずな)──大家聚集,就會更溫暖 311後,報紙、街頭和電車車廂裡一直盛開的廣告突然收斂了,過一個月左右才逐漸恢復起來。但整個社會上還是籠罩著巨大的悲嘆和緊迫感,使得大多數廣告除了「加油日本,加油東北」之外,找不到訴求文字。 完整文章
文/莎拉.梅特蘭 孤獨這回事,有個嚴重的文化問題。選擇在現代社會獨自一人,會引起他人對於身分和身心健康的質疑。這個問題必須先提出來不可,之後,我們再試著回答看看。 這問題也不好用言語描述,畢竟所有沒人答得出來的問題都難以用文字拼湊。但是,我認為若硬要試著抓住問題的精髓,說起來大概會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編譯/犢玫瑰 明明交往了一陣子,對方的臉書狀態還是設定單身、絕對不帶妳參加朋友的聚會、邀他參加妳的團體活動也總是推託不出席、走在路上遇到認識的人,卻只淡淡地介紹自己是朋友?這一路走來只能被當作見不得光的女朋友,倒底又是怎麼一回事? 完整文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一定要做:好好休養生息、晴耕雨讀地瘋狂讀好書和運動、努力還卡……哦不……稿債;一定不要做:在家昏睡九天XD 二、覺得自己在剛過去那年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從練成單指伏地挺身到終於看過《星際大戰》都可以) 完整文章
寫於 1964 年的《單身》(A Single Man)於 2010 年由新經典文化出版,書封用了前一年的改編同名電影(台譯:摯愛無盡)的劇照,從前導宣傳影片到阮慶岳的導讀都十分著重同志相關的橋段,出版社給讀者的所有線索,都將《單身》編入同志文學的隊伍。譬如前導影片提了《孽子》、《春光乍洩》和〈斷背山〉,呼籲讀者不要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時代鉅作」。《孽子》寫的是 197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