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善鈞 何君亭睜開那雙大眼時,一行淚水從她眼眶墜下來。 猝不及防,嘴唇被鹹鹹的眼淚嚇到似地細細顫抖了一下。 一回過神來,何君亭才發現一張臉正堵在面前直勾勾瞅著自己。 明明應該是自己要感到訝異才對,但反倒是雙手拄著大腿彎著腰的對方露出一臉吃驚的表情。 「你幹嘛?」何君亭發出聲音。 喉嚨一用力才覺得好乾,又癢。長時間待在空調房間裡忘了補充水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