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報導寫作的類型中,旅行寫作和美食寫作,是兩種極常見,又特殊的文體,它介於情報性的「資訊寫作」與文學性的「散文寫作」之間,但後兩者,原則上都不屬於「報導寫作」的範疇。 「旅行報導」不是「旅遊情報」,也不是「旅行文學」,但卻又與這兩者脫不了干係。 完整文章
想不起這症頭是何時發作的,又緣自何故,就不知不覺開始慣用「開始」這個動詞了。 「科學家開始進行測試」、「他開始著手處理雜務」、「暖身之後,他開始跑步」……,多麼順暢自然啊!有問題嗎? 問題不大!只是「虛詞」就像花園裡的雜草一樣,一棵兩棵真的也無傷大雅,問題是,你真不在意,一轉眼就又滿園荒煙蔓草了。 完整文章
說「寫作需要風格」,也許就像說「消費需要花錢」一樣,簡直多此一說。的確,這在文學的領域確是如此,但對於「報導寫作」,風格之必要,卻就不那麼理所當然了;畢竟,事件報導的客觀性與寫作風格的主觀性,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 不像小說或散文的創作,作者不是巧思布局,就是肺腑告白,風格容或雜沓,卻也百花盡情齊放。但在報導寫作的正統派眼中,風格卻往往是一座禁忌之城、不祥之物,彷彿一提及便生大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