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的一個下午,黎智英發下一張署名(Jimmy Lai)的講義,用他略帶喜感的港式國語,幫我們上了一堂編輯課。 話雖如此,不過現在看著這張發黃的A4紙,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天他到底說了什麼,以及其它相關的細節。 我是習慣隨手記筆記的人,紙張上卻沒有任何摘記,我想,黎智英應該只是發下來給我們參考吧,或許也簡單地說明了三兩句。 完整文章
前一篇「江南腔為什麼這麼娘?」已經提到顏之推寫給家族後輩的這部「家訓」,替我們保留了許多六朝南北士庶的文化與風俗。然而除此之外,顏之推還談到許多治族齊家的細節,更穿摻爆料了當時士族官員間的傳聞軼事,有點魏晉南北朝《壹周刊》的味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