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屬於某一種民族,不僅基於語言和長相,更重要的大概是「文化」

文/新井一二三 香港的文化環境不純, 但有「雜種」的生命力, 所以我在香港才感覺到孤獨得舒服。 「跟妳在一起,我幾乎忘記了妳是日本人。」曾經有很多中國朋友跟我說。一個外國人在中國大陸生活,非學普通話不可,我自然也會講了。再說,中國人跟日本人本來就長得差不多,都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何況中國本身那…

一個日本人,住在加拿大,開始為香港雜誌寫專欄

文/新井一二三 本書收錄的是從一九九二年到九六年,我住在多倫多和香港時寫的文章。當年我剛剛三十出頭,一個人漂泊世界,有過很多神奇的經驗。不過,其中,當上中文作家算是最神奇的橋段吧。 一個日本人,住在加拿大,開始為香港雜誌寫專欄。如今回顧起來,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我從一九八四年…

這夜,你可以在微亮的書河裡隨意遊逛、隨意掏取,直至最後……

編譯/陳慧敏 加拿大多倫多夏嘉文街(Hagerman St.),車子無蹤,噪音和汙染消失,一本本打開的書攻佔街道,書頁有熒熒燈光,黑暗裡的微光,點亮浩瀚的文字海,形成一條書河,路人可任意拾起一本書閱讀,並帶回家。 這是多倫多不眠夜藝術展(Nuit Blanche Toronto)今年的策展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