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耀升 2010 年 8 月到 2015 年 10 月,我與張必魯在台北度過五年,那是我此生最短也最長的一段時光。 2010 年,遭逢人生低潮而落入一個不適切的職場環境的我,有幸從鬥爭中退出。那天下午,我帶著張必魯繞著台中的科博館散步,在館前路的轉角,我蹲下來看著他,問他:「我們離開台中,到台北好不好?」他不知我的心事,對著我張大眼睛,把舌頭掛在嘴邊,咧嘴大笑。完整文章
先說理性勿戰,批踢踢鄉民動不動就愛「戰南北」,進而由此發展出「台北天龍人」之類的概念,以自嘲嘲人。然而考究起戰南北的歷史,其實比我們想的還要淵遠流長。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凡是鄉民大多愛鄉愛土,以至於因地域之分而有了好惡之別,這也還算是人之常情。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