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祁立峰
古代典籍看起來遙遠而崇高,但也不過是當時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點看,經典往往也具有現代意義,有時嘴砲唬爛、有時更如網路鄉民那般機鋒生動。

先說理性勿戰,批踢踢鄉民動不動就愛「戰南北」,進而由此發展出「台北天龍人」之類的概念,以自嘲嘲人。然而考究起戰南北的歷史,其實比我們想的還要淵遠流長。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凡是鄉民大多愛鄉愛土,以至於因地域之分而有了好惡之別,這也還算是人之常情。

而在古典文獻的記載裡,第一個開始戰南北的人,似乎可以追溯到齊國的宰相晏嬰。就是身長不滿五尺、堪稱半殘,卻言語機鋒的那一位。

根據《晏子春秋》,齊王曾派晏嬰出使南方的楚國,楚國方面則先安排好,綁著一個竊賊帶上來。楚王問賊是哪國人,左右答是齊國人。楚王這下爽了,對晏嬰說:「你們齊國天龍人專門來我們楚國當小偷啊?」晏嬰回楚王的一段話很出名: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

我們現在說「橘越淮而為枳」即典出於此。晏嬰的意思是說──我們齊國天龍人本來好好的,但一到了你們南部就變成了小偷。

爾後到了中國第一個大分裂時代魏晉南北朝,南北士族頻繁交流。無論新舊歷史課綱都提醒我們──由於北人體魄強健,南人愛好文藝,因此歷朝歷代的北方帝國,國力都比較強勢。這大概也是我們今日對於「強國人」戒慎恐懼的原因。當其時,偏安於江南的政權,要如何保有其主體性,這顯然不止是當時士人遭遇的課題,也很適合給予我們這一代作為借鑒。

若回顧那個小時代,陸機就是一個足具代表的例子。吳郡陸氏向來為江東的望族,陸機的祖父陸遜曾任東吳的大都督,在夷陵之戰火燒劉備軍就是他出的奇謀;而陸機的父親陸抗當過吳的大司馬,曾領兵與西晉名將羊祜對峙。陸機生在這樣的軍事政治(風水)世家,對北方強國自然是不假辭色。西晉統一後陸機、陸雲兩兄弟入洛,他們與北方士族的齟齬於是更為強烈。《世說新語》有兩段陸機戰南北的事蹟,第一次是與南北飲食差異有關:

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置數斛羊酪,指以示陸曰:「卿江東何以敵此?」陸云:「有千里蓴羹,但未下鹽豉耳!」

「羊酪」是北方土產,製作出的成品有點類似奶酪。王武子顯然對他們北方這道歐米亞給很自豪,問陸機南方有什麼料理可以與之匹敵?這簡直就像上海料理界與黑暗料理界的對面。陸機答得也妙,說就像還沒加進鹽豉的野菜羹。小當家和二郎都知道,調味料是料理的精髓,陸機的意思好比滷肉飯不淋肉醬,乾麵不加油蔥,將北方料理貶低到了極點。而他的另外一役戰得更慘烈,不過算是北方天龍人盧志挑釁在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