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黛安娜.雷納、史蒂文.杜澤;譯/林金源 我被分等,故我在。 ——卡羅.史純格(Carlo Strenger),《渺小恐懼症》 就記憶所及,喬(化名)一直知道自己將來要當醫生。習醫不只是家族傳統的延續,也體現成功的一切樣貌。她在學校用功讀書,犧牲派對和交男朋友,熬夜準備考試。頂尖的成績確保她進入墨爾本的頂尖大學,開啟六年的大學之路,和接下來的八年麻醉專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我剛分發到國中教書,一堂課都還沒上,校長光看到我的樣子就開罵了。」黃益中笑著說。老師理平頭有什麼好罵的?黃益中聳聳肩,「那時叛逆,留長頭髮啦!」 近幾年常在媒體上發聲、被冠上「熱血公民教師」稱號的黃益中,形象一直是結實的身材、清楚的邏輯,以及爽快的平頭;聽他爽直俐落的發言,常會讓人好奇:如此個性的人,為何當初會選擇成為大家刻板印象中比較安靜平實的公民老師? 完整文章
文/Jasmine 放棄往往比堅持更難!就像佛家講的「執念」一樣,放棄通常都比堅持更令人糾結,或難以抉擇,而放棄的勇氣可能更大過於堅持的力量。知名作家佩格.史翠普(Peg Streep)和心理治療師艾倫.柏恩斯坦(Alan B. Bernstein)透過《放棄的力量》這本書告訴你為什麼《慾望城市》影集裡,凱莉和大人物之間那麼糾纏不清情感的真正原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