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現在連要寫短篇,字數也會越寫越多;」陳浩基感嘆,「不大能再寫從前那種輕巧短篇。」 以各式推理作品為讀者熟知的香港作家陳浩基,聊起創作時想的當然是推理小說,「如果有字數限制,三千字左右可能比一萬字更好寫;三千字的故事可以聚焦在驚奇結局,這個三千字之內可以處理,但一萬字我就覺得要有完整架構,反而覺得字數不夠用了。」 完整文章
讀了黃湯姆討論圖書定價制的〈在大崩跌的時代,重建台灣出版的地基〉演講全文,頗受啟發,而文中關於「電子書」是否也該加入定價,想法是「先不予管制,給予它全幅的彈性,下一次檢討時再議」,正好自己最近也一直在思考紙/電書售價的問題,就來閒聊幾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