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之年,我們結婚了

文/ 洪愛珠 二○二○大疫之年,終於到底。 台灣與疫情擦邊而過,如乘高速列車,車廂內過著正常生活,窗外景色崩塌,人事消亡。明明遍地煙硝,隔著玻璃竟無聲響。旁觀他人之痛苦,心生陰涼,僥倖而恐怖。 我倆偏偏選在今年結婚。 瘟疫之年辦喜事,惆悵歡欣交織。我們在台北,無求婚,無蜜月,倒是一切不缺。因台北的平…

每次收到那些沒見過幾次的人的喜帖時,只覺得茫然厭煩

文/朴相映;譯/Tina 不久前,我在學生記者時期為了取材共見過兩次的新聞來源人,突然在 Kakaotalk 上開心地跟我打招呼。 「相映,你過得好嗎?」 我為了藏起真正的糟糕個性並維持社交禮貌,就回答啊好久不見、過得好嗎?然後,像出牌後一樣待機等候。 對方提到我去年出的小說名稱,並說自己是相映的粉…

【專題:不婚】吳曉樂:正果與他們的產地

文/吳曉樂 1994年,《紐約客》做了一項民調:生下一位功成名就、有交心伴侶及子嗣的同性戀;亦或生下一位未婚、或婚姻失敗而沒有子嗣的異性戀?有三分之二的父母選擇了後者。今年是2017年,我倒是興致盎然,若再做一項民調:擁有一位註定未婚,卻始終自得其樂的小孩,亦或是在婚姻中飽受苦痛、糾扯,終其一生均維…

為什麼紅包的金額,都要是偶數?/《長輩沒教,但你一定要懂的100種人情世故》

文/春光編輯室 001 為何紅包的金額都要是偶數? 今年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美玲,得知同班同學世明和怡君即將要結婚了!滿心歡喜的她除了自告奮勇為兩人擔任招待外,也想發揮一下新世代的創意,想到自己現在經濟能力還不是太好、沒辦法包太多金額的狀況下,不如就在數字上發揮巧思吧!美玲決定在婚宴當天送上「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