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武雄 之一 替那些死去的孩子活下去 4 1994年我罹患重病,肝癌病發並已擴散至肺部,三家醫院都預告生命期只剩三個月至六個月,我在病床上做完當時認為是最後一篇數學研究的論文,隨後病情緩和,我奇蹟似的活了下來。但我手邊不停的工作,又花了幾近兩年的時間完成一篇以數學概念探討經濟哲學的長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