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鄉民一度熱切討論關於八大特種行業的話題,後來戰得硝煙四起,兵戎傯倥。說起來有時我們一面假道學大談什麼職業無貴賤,另一方面當談及性專區設立、酒店文化或傳播娛樂公司之黑史料時,又顯得鬼祟猥瑣,欲說不得。 但我想無論是哪個時代,那些青樓煙雨,花柳粉黛,難免讓讀者帶入各種有色又旖旎的想像。 完整文章
上一篇我們講了仕途順水順風、與歐陽修一同開出北宋詞閒適恬淡氣象的晏殊。其實歐陽修公也頗值得一說,我們以前高中都讀過瞎米〈醉翁亭記〉,什麼政通人和,縱情山水,反正古文八大家風格差不多就那樣,歲歲年年,假假掰掰。 完整文章
之前有幾樁新聞讓人覺得興味盎然。首先是蜷川實花展,太多人打卡自拍,導致看展動線阻塞,寶寶有苦說不出,然後他就爆氣了,結論是說台灣人看展也僅是為了虛榮心,不在乎自我美感之提昇。再來是某作家學者時經多年,重遊京都,未料一景一物天長地久之古都,早已在日幣連貶、廉航之亂的大環境下,今非昔比了。尤其是未解「花見」傳統而穿著毫無質感和服的台灣妹,不僅匱乏美感、甚至有礙觀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