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絢慧 家,是我們來到這世界的第一站,我們在這裡接受照顧,也接受影響。許多時候,家,成了我們一生無法卸下的包袱,成為我們一生必須要承載的負荷,卻也是我們內心最牽掛,也最在乎的地方。 完整文章
文/林芳郁 我的妻子靜芸出生的家庭,充滿了文藝氣息。岳父林秋江醫師喜歡繪畫、音樂、哲學、登山、旅遊,也出版過詩文和哲學的書籍。靜芸和她的兄弟們遺傳此種天賦,總能寫出許多好文章。一九八二年,靜芸從紐約大學附設醫院研習重建整形外科回國,爾後,在馬偕紀念醫院以及診所執業。她專長整形外科,除了努力研習醫療,也熱衷傳播醫學知識。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最近妹妹有些怪裡怪氣,明明可以自己在房間裡睡覺,最近半夜又偷溜回我床上;前陣子喜歡自己躲起來看書,頂多不讓我知道書名,但現在只要我一出現在她視線裡,立刻就把書闔上放旁邊;不論開口跟她聊些什麼,都故意說反話,非要搞得母女倆鬧彆扭才善罷甘休。 完整文章
文/張勝南 明明家人看起來並不嚴重,感覺只是小感冒而已, 但才短短的時間,卻已送入加護病房。 「這是一名七十五歲的男性病人,因為咳嗽、發燒、左下葉肺炎、呼吸衰竭,昨天晚上被送來加護病房。」伴隨著呼吸器規律的打氣聲,住院醫師正在描述吳先生的病情。 完整文章
文/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教務主任) 《生活是頭安靜的獸》在小說結語說:「她腦中浮現出陽光普照的房間、向陽的牆壁、屋外的月桂樹。這個世界,令她目眩撩亂。她還不想離開。」平凡的生活看似單純卻複雜,不純然幸福,也不完全悲傷,憂愁抑鬱卻有深刻的豁達閒適縈繞於胸懷,看似微不足道的人生,卻是如此雋永又富有深意。 完整文章
文/佐野洋子 我小的時候,是否曾對某樣事物爆發出特別的熱情呢?我會把院子裡松葉牡丹的葉子撕下來,摺起來然後丟掉。我也會在排成一條線的螞蟻隊伍上面撒餅乾屑,再一腳把牠們踩亂。 小時候,弟弟躺在柳條編的行李箱裡,而哥哥把小豆子塞進了他鼻子裡面,那時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一幕。當時的我們,是特別殘酷的孩子吧? 我不知道我的孩子對父母親的愛有多濃。 完整文章
文/陳榮彬(臺大翻譯碩士學程兼任助理教授) 「任何人的生平若能夠真誠地被述說出來,都可以成一本小說。」 ——引自海明威《死在午後》(Death in the Afternoon) 一九九三年,好萊塢大導演羅勃.阿特曼(Robert Altman,已於二○○六年去世)拍了一部叫做 Short 完整文章
文/喬埃爾.德羅尼博士 心臟移植,能否使一個人的外貌與行為改變?這樣的假設問題,在一九九六年當時,也就是塔提娜對我談起此書的寫作計畫時,並未有任何科學知識可予以證實。確實,一個人可以因為心臟健康所以精神充沛、身心舒適,從而使得行為表現出現了變化。不過,這也可能是由於更好的血液循環、理想的血壓,以及組織與器官有效的氧合作用之故。一顆生病的心臟並無法對抗疲勞,培養能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