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亞歷山大.李維 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我都會在父母的忌日當天,前往城鎮另一端的墓園悼念他們。一如以往,我跪在他們安息的墓碑旁,迎著周圍長出的小草和花朵。 這片園地四周環繞著圍籬,不及一坪的空間裡,滋生了一些雜草和由鄰近樹木吹飄過來的落葉,還有一些待清理的泥塊。我徒手整理墓園,嗅聞泥土的芳香,感受著手指與膝蓋間的溼潤土地,不時聽到墓園外川流不息的車潮聲。放眼望去,山腰上盡是石頭墓碑。 完整文章
文/周偉航 每週有一天,我會在桃園地區授課,早上、下午分別是不同學校。其間有兩個小時的中午空檔,總是匆忙用餐,隨即飛車趕往水田中的二手書店,叫一壺茶,買幾本書,坐著浪費時間。 運氣好的話,可以待在這一個小時多。有時吃飯要排隊,車子要加油,路上紅燈多,就只能待個半小時。半小時也好。 這個叫什麼呢? 這叫「假掰文青時間」。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剪髮前一刻總覺得自己特別順眼。 出門前反覆凝視著鏡子,他也知道自己要消失了嗎?那時,髮似乎也不蓬了,粗糙的毛邊吸飽水氣捲得好像有點可愛,瀏海特別順,怎麼自拍怎麼好看,好看到近乎媚了,一雙眼水水的,似若有求,又有點依依不捨,但鏡中那個他可不就是我嗎?是他捨不得我,或我捨不得所有的昨天。連剩下一個自己,都不免要經歷別離。黃曆上該多一欄註記提醒,今日宜出門,剪髮。若得其貌,哀矜勿喜。完整文章
文/梁語喬 千萬不要叫孩子關掉電視、電腦、iPad去看書 「什麼?不能叫孩子關掉電視去閱讀,那不就讓孩子看電視看到天荒地老?」 當然不是不能叫孩子關掉電視或電腦。你可以叫孩子關掉電視,然後去吃飯;你可以叫孩子關掉電腦,早點睡覺;你可以叫孩子不要玩 iPad,然後帶他去打球;你當然也可以叫孩子關掉任何的3C產品,然後去寫功課、去看明天要考試的書。 完整文章
文/王意中 孩子愛發問,這是爸媽常有的經驗。然而,孩子無所不問,爸媽卻很難無所不答。特別是當他們拋出敏感而難以啟齒的問題,像是我們要求他,但是我們自己卻做不到的事,當場總讓為人父母者尷尬了。 「爸爸,你會不會說謊?」明珠問爸爸。 「開什麼玩笑,做爸爸的就是要維持好榜樣,怎麼可能會說謊?」爸爸吞了吞口水,眼神飄向媽媽。 「媽媽,你會不會說謊?」明珠又問媽媽。 完整文章
文/賀淑瑋 教書三十年,我碰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朱宥勳是極其特殊的一位。他的標準上課配備:筆記型電腦,打開,上線。我在台上口沫橫飛,他在台下搭搭搭搭,跟全世界來往,應答得不亦樂乎。假裝不在意,並且壓制走過去看他在搞什麼鬼的欲望,變成我那一年上課的常備心態。但我當然不是、也從來不想當開明偉大的老師。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悄無聲息地又來到年尾,臉書刻意地提醒過去一年的精彩回顧,讓人驚覺是該保留一段時間來反省過去,那些美的醜的、好的壞的點點滴滴,不妨就讓它自由自在地化作一首詩,當作跨年倒數前夕的終結,我想那樣應該可以撐上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你覺得她日常生活中做什麼最浪漫? 」我問。 「打蚊子!她每天晚上是負責打蚊子的人,還會說:『對不起我開一下燈』,真的很貼心。我覺得打蚊子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甚至比買花買巧克力更浪漫。」小貓說。 「書上寫你們家每天都有鮮花,好好喔!」我感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