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Waiting 對於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來說,「創作歸創作,政治歸政治」這種想法,似乎從來不在他的考量內。 他2009年的小說《穹頂之下》(Under the Dome)中,主要反派是一名利用職權做盡壞事的小鎮次席政務委員。身為民主黨長期支持者的他,曾在某次訪談中直接表示,這個反派的角色原型,正是美國前副總統錢尼(Richard 完整文章
年假一下子就結束了。往年農曆連假前後會有國際書展,無論網路還是實體都一起熱鬧,今年狀況比較不一樣,但老實講,書展比較偏向一個「感受被書包圍」(或被直銷業務包圍)、參加作者各種公開活動(尤其有機會看到平常不大有機會見到本尊的外國作者)、聽講座和人擠人的場合,真要回到「閱讀」本身,還是個獨自進行的活動。 不過,閱讀也可以成為某種遊戲似的破關活動。 完整文章
文/戴雅門(Larry Diamond);譯/ 盧靜 一九七八年,捷克劇作家瓦茨拉夫.哈維爾(後來成為捷克斯洛伐克脫離共產後的首任總統)寫下《無權者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異議人士論著之一。哈維爾堅稱,受壓迫者能藉由「活在真相之中」(living within 完整文章
有許多優秀的創作者,總能利用作品所屬的媒介來進一步強化故事主題及氛圍。舉例來說,像是《夜行動物》的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便是相當優秀的例子,充分發揮出了小說與電影的各自優點。這種情況在遊戲的世界裡,自然同樣如此。 完整文章
文/塔納哈希.科茨;譯/閻紀宇 本書的書名來自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聯邦眾議員湯瑪斯・米勒(Thomas Miller)的一段話。一八九五年,當南卡羅來納州從以創新作法追求平權的「國家重建時期」(Reconstruction)轉向壓迫性的「國家救贖時期」(Redemption)[1],米勒在州憲法會議上大聲疾呼: 完整文章
文/洪仕翰 二十世紀是個極端的年代,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的衝突以最激烈的方式在國與國之間上演。面對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等極權主義代表的挑戰,根基不穩的自由民主制度遭到重大挫敗。而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遭到極權主義挑戰的國度中,在一九四○年自願放棄七十年民主歷史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特別值得二十一世紀的我們研究。 完整文章
今年還沒過完,但是年度代表字肯定是「假」──台灣這兩年的新聞搞得還不夠假嗎? 如果有記者斷章取義地抄了上面那句的前半部,民眾搞不好就以為今年台灣年度代表字真的是提早選出的「假」。如果這則假新聞真的出現了,你會不會認出來它是假新聞呢?或者即使真的發生,你也一丁點都不感到意外呢? 完整文章
有一個國家,如果你寫了一些文章發表一些言論,很誠實地說明一些理論、分析一些史實,會招惹的不是覺得你太閒的網路酸民,也不是想要和你就事論事進行辯論的同行學者,而是把持權力的政治高層。輕者你這些發表的東西就被禁了,重者國家本來對你開放的門路就被禁了,更慘一點的是人生的未來可能也就跟著被禁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89年,這世界多了一個工程師。 這個工程師沒有做出劃時代的新產品,但也沒有造成毀滅性的大浩劫;他的思路完全是個工科阿宅,體能很差,穿著規矩,一直沒有什麼異性緣──總而言之,你想像中所有屬於「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都能在這個工程師身上發現。他會和同事講只有阿宅才懂的笑話,他會被老闆交付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會身陷會計數字的地獄當中,他還會被他自己養的狗奴役。 他叫「呆伯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