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優秀的創作者,總能利用作品所屬的媒介來進一步強化故事主題及氛圍。舉例來說,像是《夜行動物》的原著小說與改編電影,便是相當優秀的例子,充分發揮出了小說與電影的各自優點。這種情況在遊戲的世界裡,自然同樣如此。 完整文章
文/塔納哈希.科茨;譯/閻紀宇 本書的書名來自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聯邦眾議員湯瑪斯・米勒(Thomas Miller)的一段話。一八九五年,當南卡羅來納州從以創新作法追求平權的「國家重建時期」(Reconstruction)轉向壓迫性的「國家救贖時期」(Redemption)[1],米勒在州憲法會議上大聲疾呼: 完整文章
文/洪仕翰 二十世紀是個極端的年代,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的衝突以最激烈的方式在國與國之間上演。面對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等極權主義代表的挑戰,根基不穩的自由民主制度遭到重大挫敗。而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遭到極權主義挑戰的國度中,在一九四○年自願放棄七十年民主歷史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特別值得二十一世紀的我們研究。 完整文章
今年還沒過完,但是年度代表字肯定是「假」──台灣這兩年的新聞搞得還不夠假嗎? 如果有記者斷章取義地抄了上面那句的前半部,民眾搞不好就以為今年台灣年度代表字真的是提早選出的「假」。如果這則假新聞真的出現了,你會不會認出來它是假新聞呢?或者即使真的發生,你也一丁點都不感到意外呢? 完整文章
有一個國家,如果你寫了一些文章發表一些言論,很誠實地說明一些理論、分析一些史實,會招惹的不是覺得你太閒的網路酸民,也不是想要和你就事論事進行辯論的同行學者,而是把持權力的政治高層。輕者你這些發表的東西就被禁了,重者國家本來對你開放的門路就被禁了,更慘一點的是人生的未來可能也就跟著被禁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89年,這世界多了一個工程師。 這個工程師沒有做出劃時代的新產品,但也沒有造成毀滅性的大浩劫;他的思路完全是個工科阿宅,體能很差,穿著規矩,一直沒有什麼異性緣──總而言之,你想像中所有屬於「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都能在這個工程師身上發現。他會和同事講只有阿宅才懂的笑話,他會被老闆交付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會身陷會計數字的地獄當中,他還會被他自己養的狗奴役。 他叫「呆伯特」。 完整文章
給我一小滴血,我可以告訴你,你所有想知道,還有不想知道的健康和疾病訊息。 我是說真的,保證童叟無欺!我就是有辦法,或者說,我知道誰有辦法,如果你今天投資我,我保證那是你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沒有之一。 我知道你一定不相信我,想騙你不知道最近在美國矽谷爆出的血液檢測離譜醜聞嗎?我當然知道你知道,我就是被她害慘的,現在都沒人相信我了,嗚⋯⋯ 完整文章
台灣有一段時間被美國轟炸,然後有一段時間接受美國援助,再來有一段時間把美國當成是背叛己方的盟友,接著又有一段時間把美國視為深造旅遊就醫移民的好地方;在台灣長大的我們相當熟悉美國的電影和影集,在台灣生活的我們吃的用的有很多美國的品牌。 但是⋯⋯我們真的了解這個國家嗎? 完整文章
人人都該有投票權,過去黑人和女人不能投票,那是因為過去我們錯了。在現代,全民民主理所當然到你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然而,在《反民主》裡,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主張這種看法才是錯的,而且它會讓民主更糟。你有理由看看布倫南的說法,因為如果他是對的,我們麻煩就大了。 完整文章
當你生活遇上問題,是找本相關領域的書來研讀,還是用谷歌大神搜尋?是想要問專家,還是去PTT裡看看鄉民怎麼說? 我們不是不知道所謂的專家學者會怎麼說──每當有重大爭議事件,媒體就會去訪問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然後在即時新聞更新的時候抄一抄所謂的網友看法。媒體常常抄或訪問的所謂專家學者,通常原來是資訊科學家、神經科學家、氣象學家⋯⋯對社會議題的意見不是老生常談,就是讓真正的專家跳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