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成功的矛盾複雜,不僅表現在性格與行事風格,外在形象也是。一方面造型俊美一如陳舜臣筆下所說的「人類的精華」,一方面又以聲音嚴厲,咆哮激昂,「說話時動作古怪,好像要用雙手和雙腳飛起來」的舉止顯現於外。在歷史解構的現代,鄭成功的定位也遊走於民族英雄與暴君兩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