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鄭成功的矛盾複雜,不僅表現在性格與行事風格,外在形象也是。一方面造型俊美一如陳舜臣筆下所說的「人類的精華」,一方面又以聲音嚴厲,咆哮激昂,「說話時動作古怪,好像要用雙手和雙腳飛起來」的舉止顯現於外。在歷史解構的現代,鄭成功的定位也遊走於民族英雄與暴君兩端。

鄭成功治軍「用法嚴峻,果於誅殺」,犯軍紀者或戰俘,往往被割鼻、切耳、斷手,將領會因為小事遭誅殺。陳耀昌寫《福爾摩沙三族記》,對主線之一的鄭成功,自是下過功夫研究,他不諱言鄭成功的狂亂暴躁,但又多了一層因為理解而來的同情。

鄭成功的性格,陳耀昌不直接敘述,而是以小說家筆法,透過轉述的形式表達。例如以荷蘭人的角度來看鄭成功:「荷蘭人覺得國姓爺的性格充滿矛盾。他聰明、守信,但卻殘暴、急躁。而下屬對他敬畏有加、絕對服從、不敢反駁,也令他們難以理解。」

同樣的,透過鄭成功部將陳澤的分析,讀者對鄭成功更多了解。「國姓爺個性衝動,暴怒時易走極端。」陳澤說道,鄭成功衝動個性,暴怒極端,和他的身世經歷有所關係。他命運坎坷,沒有過家庭溫暖,因此,「我很同情他,又很佩服他。他是一個矛盾的人物,堅忍剛毅,世間少有;衝動易怒,也世界少有。也許是這樣的性格衝突,才塑造出這樣一位英雄人物。」

儘管如此,陳耀昌也不能忽略鄭成功殺害無辜的傳教士一事。

亨布魯克牧師是《福爾摩沙三族記》的主要人物,他循多位牧師腳步,帶一家人來台宣教,串連整部小說。

亨布魯克真有其人。書中主要人物,除了二女兒瑪利婭是虛構的,其餘大都有所本。

小說對亨布魯克被鄭成功處死一事,時間點與致死原因,與坊間所傳,不太一樣。

小說寫道,鄭成功攻擊普羅岷遮,省長猫實難叮不戰而降。鄭成功要猫實難叮寫信,招撫逃離的荷蘭牧師、政務員等人。鄭成功對荷蘭人,比預期中寬大,或許出於招降策略,或許打贏了,心情正好。荷蘭人擔心的屠殺報復,並未發生。

在〈奉使記〉一章,小說寫亨布魯克牧師應鄭成功之命,前往熱蘭遮城,向荷蘭守軍勸降。路途中,前塵往事一一湧現腦際,他想起荷蘭人來到這塊島嶼之後的開拓,與福爾摩莎人(原住民)、漢人的互動,以及傳教的經過,好不容易的成果豈可容鄭成功毀之一旦?他在心裡吶喊:「你(鄭成功)要為你的大明盡忠,我也要為我的荷蘭盡忠。」於是,進城後,不但不勸降,反而激勵士氣,要大家奮戰到底。

亨布魯克在城中,不顧眾人反對,不願留在城裡避禍,反而決定出城,冒死回到鄭成功陣營,傳達荷蘭守軍不投降的消息。果然鄭成功大怒,隨後砲轟熱蘭遮城。

亨布魯克本來以為,以鄭成功的暴君性格,他應該沒命了。但他的命保住了。陳耀昌在小說的情節安排,與一般資料所載,鄭成功聞訊,老羞成怒,當下殺了亨布魯克等人的說法有別。

是小說家的虛構變造嗎?不是。考證經過不便寫進小說裡,只能放在附錄。陳耀昌在附錄裡說道,亨布魯克進城勸降時間是1661年5月24日,而遇害是四個月後。可見不是勸降失敗或砲轟熱城失敗後,鄭成功憤而殺害亨布魯克等荷蘭牧師,而是在9月12日鄭荷第二次海戰,鄭軍雖贏,但死傷慘重,且心腹大將林進紳遭荷蘭降兵襲擊而亡,鄭成功心痛不已,又想到早先中、南部原住民攻擊鄭軍,可能是荷蘭人在背後煽動的,荷蘭人忘恩負義,令他恨之入骨。他本來就是性情暴烈、反覆無常的人,受此刺激,焉有不怒之理?

於是鄭成功一反之前的寬和態度,在酒醉中拿起三本荷蘭人的名冊,開始批示。第一本名冊上,赤崁城內的荷蘭人,除測量員和醫生,其餘都驅逐出境。第二本赤崁城外的男性荷蘭人,殺無赦。但他忘了,在麻豆傳教十四年的亨布魯克,當時已經離開赤崁,成為城外人士,也就是在死刑名單裡頭。待想起時,派人追去取消死刑令,為時已晚。

不過鄭成功儘管被激怒而開殺戒,無論如何,殺害傳教士就是不對。十八世紀出版的荷文劇本,便以亨布魯克「光榮殉教」的過程為題材。而台灣畫家顏水龍也先後兩次繪畫《范無如區訣別圖》。范無如區,就是亨布魯克的台語發音。鄭成功的嗜殺形象,以不同的形式,流傳在世間。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課本之外的鄭成功樣貌:

  1. 【果子離群索書】連男人都心動──鄭成功到底有多帥?
  2. 荷鄭臺江決戰──臺灣首次政權攻防戰
  3. 【果子離群索書】鄭成功的密碼與寶藏
果子離群索書

延伸閱讀:

  1. 鄭成功密碼
  2. 國姓爺的寶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