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六四亡魂「田調」的北京殺戮史──廖偉棠談陳冠中的《北京零公里》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集節目繼續介紹「2022台北文學季」焦點單元——「國際作家」陳冠中先生的近期作品《北京零公里》。 每年由台北文化局主辦、《文訊》規劃執行的「台北文學季」都精心準備了數十埸活動、展覽,歡迎關注、參加! 「經典也青春」非常榮幸能邀請到與冠中先生熟識,不僅一…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香港我們很熟⋯⋯吧?

有時我們覺得自己認識一個城市──它不遠,它很方便,它是購物天堂,它的居民常常以「利」為先,它產出我們熟悉到把所有台詞加演員表情都倒背如流的那些電影,它的政治處境及歷史有更多比我們更尷尬的狀況。 但最近這個城市發生的事,會讓我們需要重新想想:我們真的認識它嗎?在那些電影裡的正義角色在現實中似乎全都染黑…

一個被打壓的計程車司機──因為寫詩

受訪者/ 阿藍;文/ 廖偉棠 說到阿藍,很多讀者都會知道他曾是一個寫詩的的士司機、巴士站長,因為電視曾經報道,但人們對阿藍的了解也到此為止,工人詩人、藍領詩人,這些標籤貼上去容易,深入分析卻很困難,於是就會有人想當然以為阿藍的詩一定激烈抗爭、或者一定通俗易懂,然而只有阿藍自己知道:工人的詩與學院的詩…

妻子之死彷彿使他也死亡了一次,與亡妻書向來是詩歌最深情也最沉重

文/廖偉棠 詩是一種經驗的熔煉,對自我對世界皆如是。陶淵明和杜甫率領的入世詩學,自經驗而入,到超驗而出,把平凡人的生活奪胎換骨,帶到存在之可能性的彼岸中,這一妙招,意外地在二十世紀中以降的美國當代詩得到呼應。 我們可以在威廉‧卡洛斯‧威廉斯那裡看到對塵世微事的最大尊重,可以在艾倫‧金斯堡那裡看到對亂…

以詩代酒,借文字聚光

敬流亡者、被囚禁者、失蹤者、餓死者、枉死者、被自殺者,以及初生者 他在南方的島嶼想起北方的風雪,在北方的機場遙念喜馬拉雅的童聲,為家國、為勞動者、為受難者、為埋葬於黃土大地的無名死者發聲,他寫下「比什麼都黑!我是一個磚窯,燒著全世界的血肉,給你吃!」「請直呼我賤民之名,在雷暴中雷我/把我趕出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