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嘉佳 病院日常 住進精神醫學病院,簡單來說就是精神病院後,我才發現許多從前的「算了」,在這裡是如此地被重視。 我常常無法走直線(沒喝酒!)、手抖、四肢微微地不協調,於是常摔倒、撞到或打翻東西,走路磕磕碰碰,男友對此不以為然,雖然我曾多次試圖解釋我無法好好控制身體,他還是會在我打翻飲料時拍桌大罵「妳在幹什麼!妳有什麼問題!」 完整文章
這個月為了準備課程,重讀王文方的《語言哲學》,這本書2011年出版,大概是目前中文世界唯一一本語言哲學入門概論。 讀研究所時,語言哲學(philosophy of language)曾經是我研究計畫的可能選項之一,但後來沒有真的做下去,而是轉向了形上學領域的自由意志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