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這個月為了準備課程,重讀王文方的《語言哲學》,這本書2011年出版,大概是目前中文世界唯一一本語言哲學入門概論。

讀研究所時,語言哲學(philosophy of language)曾經是我研究計畫的可能選項之一,但後來沒有真的做下去,而是轉向了形上學領域的自由意志問題。

語言哲學看名字可以知道是跟語言有關的哲學,但不能理解成「使用語言的哲學」之類教人怎樣用詞才能得體增加說服力的學問。比起怎樣說話才動人,語言哲學關注更基礎的問題:人說的話為什麼有意義?

這裡的「意義」並不是指那些特別有深度的內容,而是一般人認為的語言能傳遞的那些意思。你可以發很沒深度的廢文,例如:

「慘!主計處公布薪資中位數,一半的人拿不到」
(by 王向榮,其他廢文案例請見

別人看得懂這些廢文,就代表他掌握了這些廢文表達的意思。語言哲學當中的核心問題就是:這是怎麼達成的?

意義就是想法的話你就太天真了

在一些人眼裡,這種問題不難回答:意義就是想法嘛,一句話有意義,是因為它能讓說話者掌握聽者的想法。

這個說法很符合常識,不過對語言哲學家來說並不算是適切的回答。首先,就算這個說法是真的,它也缺乏說明力,因為它只是把我們面對的問題翻譯成這樣而已:

語言是如何讓聽者掌握說話者的想法的?

而這個問題,可能沒有比原版的問題更好回答。不管你是二元論者,認為想法來自於靈魂,還是說你是心腦同一論者,認為想法來自於人腦,你應該都會認為我們需要更多說法,才有機會解釋說話者是怎麼藉由語言來把自己靈魂當中的狀態或腦狀態給傳遞出去的。

再來,聽懂一句話,真的就是「掌握說話者想要藉由這句話傳遞的想法」嗎?參考看看這個例子:

美國旅客 Jack 到宜蘭旅遊,逛到深溝的柑仔店。柑仔店老婆婆很少看到外國人,她指著桌上的橘子,有點害羞有點熱情地用台語說「拿去、拿去」(the̍h- -khì、the̍h- -khì)。

Jack 的母語是英語,很自然地聽成「take it」,一邊拿起橘子一邊想這個老太太英文真是不錯。

對於這個案例,我們大概可以公允地說:

  1. 老太太的「the̍h- -khì」是要表達「請把橘子拿走」的想法。
  2. 聽了老太太的話,Jack 相信老太太是在表達「請把橘子拿走」。
  3. 因此,Jack 也可以算是掌握了老太太的這個想法。

然而,Jack 算是有認出「the̍h- -khì」的意思嗎?恐怕沒有。他雖然掌握了老太太要他取走橘子的想法,但這完全是運氣好,並不是因為他聽懂「the̍h–khì」的意思。

如果你對於 Jack 和老太太故事的判斷如同上述,你應該會同意,就算掌握說話者說出一句話時想要表達的想法,也不代表聽者真的知道那句話的意思。因此,「一句話有意義,是因為它能讓說話者掌握聽者的想法」這個說法不但說明力有限,本身是否成立,也值得商榷。

事實上,有些語言哲學家持有更激進的看法,認為語言的意義不純粹來自說法者的想法。哲學家普特南(Hilary Putnam)有名的思想實驗「孿生地球」(twin-earth argument)就致力於證明,在一些情況下,語言的部分意義是由說話者心靈之外的東西決定,因此,即便兩個說話者有一模一樣的心理狀態,並發出一模一樣的聲音,他們發出的聲音,依然可能有不同的意思

語言的意義該怎麼討論?

藉由上面這些介紹,我試圖說明語言哲學的問題並不簡單。上面這些討論涉及的眉角,其實也只是語言哲學困難之處的冰山一角。討論哲學問題時,哲學家習慣從最單純的案例開始建構理論,比起老太太外國人那種不同語言的翻譯問題,語言哲學家的時間,大多花費在單一語言且更簡單的語句上,就算是這樣,也已經有夠多問題需要回答了,例如:

  1. 「朱家安」是什麼意思?如果「朱家安」是指我這個人,那我這個人會不會就是它的意思?這樣說來,這類名詞的意思,應該都等同於名詞指涉(refer)的對象囉,例如「馬英九」的意思就是「馬英九」這個人。
  2. 但是,如果名詞的意思就是名詞指涉的對象,那那些指涉同一個對象的名詞,應該都會有同樣的意思才對,像是「朱家安」╱「哲學雞蛋糕腦闆」、「馬英九」╱「周美青的老公」。
  3. 但是即使上面這些詞指涉的對象一樣,它們的意思顯然不一樣,不然的話,「朱家安是哲學雞蛋糕腦闆」就會變成同樣意思的同語反覆了,不是嗎?
  4. 此外,如果名詞的意思來自名詞的指涉對象,那麼,那些沒有指涉到東西的名詞,要如何具備意義?「野原新之助」、「豬八戒」、「亞森羅蘋」這些詞該怎麼辦?

如果你對上面這些問題感興趣,那文章開頭提到的那本《語言哲學》就會是你的好選擇。

這本書介紹了大部分當代語言哲學討論的重要理論,作者王文方是我聽過的講課最簡單易懂的哲學教授之一,他在書裡的行文也充分顯現了他講課的風格:非常清楚和循序,區分問題意識、解決方案、支持解決方案的論證以及進一步的質疑,並且適時出現具體案例。

身為教科書,《語言哲學》的任務之一是精簡和直白地把當代語言哲學研究的輪廓盡量交代完整。因此,你不能期待它像普及讀物那樣討好讀者,幫你準備一些白爛好笑的案例或說法,並直接避開比較困難、hardcore 的哲學內容,不過整體而言,我相信這是一本就算沒有哲學基礎,只要夠認真就有機會讀完讀懂的哲學書。

*感謝羅士哲在台羅拼音方面的諮詢,也感謝臉書牆上的大家貢獻的廢文案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語言的理解與誤解:

  1. 沒有比較高尚的語言
  2.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語言就像愛,唯有導向另一人才有意義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是別人語言癌,還是你語言潔癖?

延伸閱讀: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2. 護家盟不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