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地,主持人為領讀來賓宥勳談書的淋漓盡致,感到一股文學帶來的充沛能量,心中自然讚嘆:「是啊,好小說就是這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好的說書,就猶如點中穴道,讓人直呼痛快。」 摘要如下: 一、這是一本講幻滅的小說,尤其做為書名的〈好個翹課天〉,及姊妹作〈彈子王〉更是寫善感的青春少年兄對周遭的人事物感到幻滅而困住的故事。 完整文章
「〈彈子王〉老是被選,我覺得點納悶,不曉得為什麼。」郭箏納悶。 青少年成長小說選集多次選入〈彈子王〉,這裡頭不乏應該強調教育功能的選集,這是〈彈子王〉奧妙的地方。〈彈子王〉,從正面看,是負面;從負面看,是正面。沒錯,和〈好個翹課天〉類似,是一群叛逆小子的行事紀錄,主角們都是壞孩子,就算不在社會邊緣,也遠離主流範疇。怎麼看都是兒童不宜。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郭箏,一個最高學歷只有初中的作家,一輩子沒參加過文學獎,三十年寫作生涯,細數作品也只交出了不到二十篇短篇小說、兩部長篇及兩部武俠小說,卻讓傅月庵、王聰威、楊照都念念不忘他的作品。改行當編劇,也拿到了五次優良劇本,也交出了《赤壁》、《國道封閉》等作品……。 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讓 1984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