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苦茶兄為了上節目總是用心準備,儘管此次要談《慈禧前傳》是主持人私心指定的書單,他依然寫了滿滿兩大張筆記,並提前幾天給我,讓我事先理解他想談的切入點。 太感心!不愧是讀書家,大好人。 我讀高陽很早,大概喜歡讀金庸的,也會讀高陽,我既是金迷,再加上早年清宮劇風行的影響,總是想方設法要讀全,同時享有一位重虛構、一位重史實的大師小說閱讀樂趣。 完整文章
文/林月 有道是「伴君如伴虎」,伺候皇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皇帝高興了,賞你金山銀山都不為過。但要是不高興了,隨便找個理由,你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這種事也是有的。因此在皇帝面前,人人得加倍小心,抖擻精神,一方面呵護自己的小命,一方面也表示對皇帝的尊重。 完整文章
我很怕此時阿南急脾氣爆發,又倔強地和我爭執。有些事,我根本沒法向她解釋。 但還好沒有,這一回阿南完全沒有要和我爭執的意思。她只是咬了唇,神情古地的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垂下了眼。 我在她的大眼睛向我閃爍的一瞬間,看到了她的失望。 「不許去找淑妃的麻煩。」我伸手把她攬到胸前,不放心地又叮囑了一次,「這事讓我來處理。」我把指尖落在她的鼻尖上,「聽到沒有?」 完整文章
她忍辱負重,以公主之尊扮醜嫁給敵朝天子 她不是不會宮鬥,是不屑宮鬥 以為將在冷宮終老,昏君卻驟然轉性 認真的模樣,她還真的有些不習慣…… 我是一代昏君,被寵妃和親信聯手狠狠背叛,頭顱被掛上城頭。 風雪之中,敢來送我一程,細心縫合我屍身的人,竟是冷宮的阿南。 昏庸一世,我傷害她、冷落她,多次想置她於死地,最後卻只有她陪在我身邊。 既然因她而重生,我就只對她一個人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