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某,凡有不如意,嘆惜一聲之後,輒喊「命運啊!」凡事歸之於命,怨念只短暫停留在當下的憾恨,不致長留疙瘩在心裡,日子好過多了。我很羨慕他。 佛家講緣。得到,得不到;保有,失去,都是一種緣。時也,命也,運也。如此觀想,說來容易,做到不易。這和算命是不一樣的。有人大小事都以命相師指示為依歸,這樣活著有什麼意思呢?人有運命,得失自有軌跡,盡人事,聽天命,所謂豁達,就是如此。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親愛的朋友,你真的認為有人可以免於自我之路嗎?」 掩卷,如波濤動盪的心緒汪洋,慢慢浮顯一道雛題:肉身有貌,靈魂無形,自我的覺醒之路伊始就注定了是永無盡頭的流浪之旅? 赫曼‧赫塞《流浪者之歌》筆下闡釋的,既是悉達多的前塵,亦是後路。他的旅途如那條潺潺長河的河水,不一樣的歸向,一樣的原地迴轉,可能,直至有限生命的終了也不會尾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