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保寶 雲門舞集剛結束台北的戶外公演,桃園的戶外公演即將展開,隨即要赴香港演出九歌。一位熟識林懷民的老友笑說:「他那兒只有忙亂角落。」在八里雲門舞集的排練場,林懷民利用排舞空檔,硬是擠出午餐時間接受兩個採訪,他說:「在忙亂中把事情做完那一霎,我是幸福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