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 經驗所及我看過最美麗而險惡的調情在電影《慕尼黑》裡──以色列情報員E在旅館酒吧裡有了豔遇:他搭上了一名絕美的單身女子(有多美呢?可與年輕時的蘇菲瑪索等量齊觀,單論甜度或尚且再高一些)。在他稱讚過女人的香水味後,對方報以致命微笑,拿過E的手,將自己的手腕輕輕擦在E的手腕上:「是這個香味,你聞聞看。」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二戰過後納粹瓦解,繼任的德國政府就開始扮演反省與贖罪的角色,至今在轉型正義上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包含這一項:禁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在德國境內以任何形式再版。不過一轉眼,《我的奮鬥》的版權即將在今年結束後到期、進入公版,屆時將有一群歷史學者打破這項 70 年來無人敢碰觸的禁忌。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聶隱娘》讓侯孝賢導演的電影語言又成為藝文界的當紅話題,其呈現手法讓一些觀眾覺得難懂、匪解,看完之後仍是一頭霧水,但同時又有一批觀眾覺得這正是侯孝賢的電影美學,無須多說,一切盡在畫面中。而「侯孝賢的敘事手法」甚至引起了文人楊照和王丹在臉書上的爭論,成為眾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