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二戰過後納粹瓦解,繼任的德國政府就開始扮演反省與贖罪的角色,至今在轉型正義上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包含這一項:禁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在德國境內以任何形式再版。不過一轉眼,《我的奮鬥》的版權即將在今年結束後到期、進入公版,屆時將有一群歷史學者打破這項 70 年來無人敢碰觸的禁忌。

當時德國戰敗後,同盟國將《我的奮鬥》的版權連同希特勒的個人物品交與納粹後成立的巴伐利亞州政府,該政府也繼承並延續同盟國的出版禁令;不過,在版權到期的同時,也代表著禁令解除,因此慕尼黑的當代歷史研究所(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History)趁著這個機會決定再版,於 2016 年一月讓這本世界公認的「殺人魔王」的自傳重新問世。

再版中,所方添加了近 3,500 條由歷史學者撰寫的注釋,因為這些注釋,原版的 600 頁將一口氣膨脹到近 2,000 頁。據《每日郵報》報導,這些注釋將會「指出希特勒的宣言與政治思想中的荒謬之處」。

研究所所長維爾辛(Andreas Wirsching)說:「我們必須將本書所有迷惑人的元素除去,展現真實。」

這本書對公眾來說太危險了

顯然地,他們必須這麼做的理由,是為了回應再版消息宣布以來,外界的所有恐慌、質疑與爭議。

巴伐利亞州立圖書館的學者賽普(Florian Sepp)直言不諱:「這本書對公眾來說太危險了。」

德國猶太中央委員會(Central Council of Jews)的前會長葛洛曼(Dieter Graumann)更進一步說:「再版希特勒的《我的奮鬥》是很不得了的想法,簡直用令人作嘔都難以形容,完全牴觸我對抗新納粹主義與右翼極端主義再起的信仰。」

Mein Kampf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wydion M Williams

「這本書不管以前或未來,都純粹是一本充滿不理性憎恨的反閃族(anti-Semitic)作品,應該永遠禁止才對。這本令人厭惡的冊子充斥著動搖猶太人民情緒的內容,將會狠狠地傷害大屠殺生還者的感情。」

我的奮鬥》是希特勒在 1923 年因為發動政變失敗而入獄時,在獄中撰寫完成,並於 1925 年問世,書中描寫希特勒的成長與納粹黨的成軍史;1927 年,希特勒又完成了第二卷,這一次則在書中描繪了納粹黨的計劃藍圖。

CNN 說,希特勒在本書的口吻「充滿揮之不去的狂言與浮誇的構想」。因為煽惑力十足,據聞在納粹當政期間,《我的奮鬥》共賣出 1,200 萬本,甚至超越聖經。

出版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反希特勒?

慕尼黑當代歷史研究所並非沒有注意到這些紀錄與世人的擔憂。所方說:「你很難再找到另一本過度承載著如此多迷思的書了,這些迷思喚醒了憎惡與焦慮,激起了好奇與猜臆,同時還散發出神秘與禁忌的氣味。」

所方稱,這個出版計畫的任務在於「破除與本書相關的所有迷思」。

副所長布萊赫根(Magnus Brechtken)說:「我們要出版的事實上是一本反希特勒的文本。」

「我能理解,一本扮演如此戲劇性角色的書要重新出現在大眾面前,會有些人馬上感到反感。但另一方面,我認為這也是傳達歷史教育與啟蒙的有效方法,因為這次出版會伴隨著妥當的評論,這正是為了避免那些造成創傷的事件再度發生。」

預計於明年 2016 月 8 日到 11 日之間展開販售的新版《我的奮鬥》,副標為「批判版」(A Critical Edition),首刷將落在 3,500 到 4,000 本之間,封面設計將是「沉悶的大灰色,完全不含美工圖案」,售價為 59 歐元,此外,將不提供電子書版本。

延伸閱讀:二戰埋下的閱讀與文學種子

  1. 美國人手一本的閱讀風氣 竟是二戰烽火蔓延的意外收穫?!
  2. 喬治・歐威爾第一手參戰紀實──《向加泰隆尼亞致敬》
  3. 美國當代小說家歐康納對生命意義的永恆探求:《啟示》

資料來源:Telegraph 1Daily MailCNNTelegraph 2NY Times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