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近幾年逛國際書展,內行人都知道,獨立出版社聯合參展是必定要拜訪的攤位;倘若在國際書展開展第一天「專業日」入場,也會看到媒體記者在獨立出版的聯合攤位穿梭。

從 2011 年初,南方家園、一人出版及逗點文創三家獨立出版社,以「讀字去旅行‧讀字機場」為主題,各拿了幾個行李箱陳列自家出版品,就在第十九屆的台北國際書展設攤了。從那年開始,每年獨立出版社都想了不同主題,聯合參展的獨立出版社或出版人也越來越多,到了 2015 年,獨立出版的「讀字去旅行‧讀字小酒館」,已經成為一個跨出臺灣、匯集來自港澳等地獨立出版社或獨立出版人的大集合了。

「我認為獨立出版是台灣最美的風景,凸顯了台灣自由的價值,」逗點文創的負責人陳夏民道,「國際書展時獨立出版攤位的來客數年年增加,就是個實證。」

雖然已經成為一個看起來像跨國單位的集合體,但獨立出版社及出版人,先前還是每年十月分開始討論開會,沒有固定的組織,也因此有些參展者會在最後一刻才匆匆忙忙加入。「這在資源的整合上會出現問題,」一人出版的負責人劉霽道,「平常也缺乏暢通的資訊共享管道。」

因此,從去年開始,南方家園、一人出版及逗點文創開始籌劃,希望能將各個獨立出版單位聚合在一起,「我們並不是想要集合很多小出版社、變成一個大的出版集團,」南方家園的負責人劉子華表示,「我們想建立的是一個資源共享的平臺。」

這幾家獨立出版社不只在國內活躍,也開始應邀參加國外華語地區的書展,「所以我們建立了管道,」劉子華道,「希望可以透這個平臺,讓獨立出版的經營者們一起使用。」劉霽補充,「這是一個大家推廣、交流的平臺,獨立出版人也可以利用平臺與通路溝通,不只可以連結到連鎖書店,也可以連結到獨立書店,這樣會比我們幾年前的跌跌撞撞省事一點。」

「透過這個聯盟平臺,我們可以帶大家一起到國外參展;」陳夏民說,「而且因為其他國家獨立出版也加入了聯盟,所以獨立出版在台北國際書展的攤位,會成為『國際書展中的國際書展』。」

以南方家園、一人出版及逗點文創為創辦核心的「獨立出版聯盟」於 2015 年 11 月正式成立,第一個任務,自然就是隔年 2 月份的台北國際書展。在「獨立出版聯盟」的成立記者會上,劉子華、劉霽及陳夏民除了向來賓說明加入聯盟的方式,也預告了「獨立出版聯盟」明年在國際書展會經營的主題。

「明年我們要做『讀字辦桌』。」劉霽在投影幕上展示設計師的示意圖,顯示出「獨立出版聯盟」的頑皮巧思,「參加聯盟的獨立出版人可以包桌,也可以併桌。」

「我們一樣規劃了活動區,可以讓聯盟成員辦小型活動;」陳夏民笑著說明,「展示桌的上方平面可以展示書、下方可以放庫存,而且活動結束後,我們會開放讓讀者把它們買回去當書櫃──我們會把它做得很堅固啦。」

從幾個行李箱開始,獨立出版在不知不覺間,走出了自己的繁花徑路,成為台北國際書展裡的最大亮點,也成為其他國家華語地區書展裡的台灣樣貌。當獨立出版人們決定化小為大、以「獨立出版聯盟」在各自保持獨特性格的狀況下發揮資源及資訊的最大效用時,將會在這條路上衝出哪種成績?獲得哪些經驗?

獨立出版這些年已然成為華文出版世界裡最特殊的力量,待明年「讀字辦桌」上菜,華文出版世界或許會從中看到嶄新的風景。

無論國內外,獨立出版都很活躍!

  1. 閱讀,本來就該是件好玩的事啊──獨立出版與台北國際書展
  2. 有可能只出女性作家作品嗎?英國獨立出版社大聲 SAY YES!
  3. 謎一般爆紅的《想睡的兔子》= 隨需印刷顛覆市場的未來?

延伸閱讀:

同步參考《讓你咻咻咻的人生編輯術》一起向前衝吧!►►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