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忻穎 我們在前文多次提到的專案績效,究竟是什麼呢?雲林地檢署施家榮檢察官曾就此投書批判: 執政者需要一些速食性的政績來鞏固選情,因此難以期待執政者做什麼百年規畫,反而是警方短期專案弄出來的績效,乍看之下屬於客觀數據,又能滿足民眾對於犯罪的厭惡,因此警方的績效會是執政者拚選舉的利器。「上」既有所好,「下」自然只能乖乖遵從了。 完整文章
讀書一直是個私己的活動。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尤其是小說)就像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但看電影聽音樂也是呀(不是夢的世界哦);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不會彼此對話,但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有些人讀書的反應可大了,再說,看電影時也不該彼此對話啊)。其實,真正就算是一群人在同一個房間裡讀同一本書,每個人看的速度也不會一樣──這和看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同屬閱聽經驗的狀況不同。 完整文章